滚动新闻:
首页 >> 工程建筑

男童撒尿遭电击身亡高危作业致损如何担责图

来源: 时间:2018-08-30 19:06:12

男童撒尿遭电击身亡 高危作业致损如何担责(图)

随地大小便虽不文明,但是这也只应受到道德层面的非难,不应让其用生命的代价来检讨。男童撒尿遭高压电击致重伤,变电站管理者未尽到警示义务,是否应该对此承担法律?

家人惨不忍睹的“电击”回忆

豪豪爸爸方先生说,16日中午1时许,他和爱人带着豪豪在公交站牌处等车,豪豪突然想撒尿。站牌和蓝色房子所在区域,隔了一部分围挡。“站牌那人太多,我就给娃说,你去那边尿。”方先生说,孩子绕过围挡后他再没看着,他推测孩子怕羞,看见那有一个带门帘的小房子,可能以为是公厕,就进去了。

方先生痛苦地说,孩子离开他不到两分钟,他就听见那边噼里啪啦的响声,他赶紧冲了过去,看见那个小房子里全是烟,豪豪躺在里面,浑身是火。他赶紧把娃抱出来,扯下娃身上燃烧的衣服,娃头发没了,浑身都是血泡。方先生打了一辆出租车,将孩子送到长安医院,由于伤情严重很快又转到了西京医院。

受害者过失,并不当然免责!

所谓高度危险作业,根据《民法通则》第123条规定,是指高空、高压、易燃、易爆、剧毒、放射性、高速运输工具等对周围环境有高度危险的作业。“作业”不仅包括对周围环境造成高度危险的活动,还应当包括对周围环境造成高度危险的物品的占有与管理。

在高危作业中,既便危险活动者或者危险物品的持有或者管理人尽到了合理注意,仍然无法减免该危险。其只有在存在法定的免责条件时,才可免责,即受害人故意或重大过失,若受害人仅有一般过失,仍由作业人承担,若受害人有重大过失,作业人可以减轻;2、不可抗力;3、第三人的过错。

男童撒尿遭电击的事发现场

在西安市朱宏路西侧的“范北村”公交站牌附近,人行道右侧有一个没有门的像活动板房的蓝色房子,大约6平方米,被分割成3间,电伤豪豪的变电站在最外面一间,一个户外广告的塑料布吊在上面像个门帘。蓝色房子的一个角落贴着一个小牌子,显示这个箱式变电站是高压10千伏的。

对于“对着带电体撒尿,人体会不会触电”,西安铁一中物理老师邱振东表示,尿液哪怕只有1/10秒的时间形成连续水柱,就能导电,尿液将变压器和人体、大地形成一个回路,就有电流从人体内通过。也有人好奇,在这种情况下,男孩尿尿和女孩尿尿会一样危险吗?邱振东说,危险系数是一样的,但从实际看,男孩被电击的事例更多,因为多数情况下,变压器是处于高位,男孩子尿得高,所以被电击的可能性更大。

“高压危险”,岂能不说!

从事高度危险作业造成他人损害的,承担相应的侵权自然是理所应当的。根据我国侵权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未经许可进入高度危险活动区域或者高度危险物存放区域受到损害,管理人已经采取安全措施并尽到警示义务的,可以减轻或者不承担。

“高压危险”,人们知道是一回事;你说与不说,又是另一回事!如果不说,对于男童豪豪这个擅自闯入变电站小便的“不速之客”,即使作为监护人的父母存在监护的失职,恐怕变电站管理者仍然难辞其咎。因为一个对人极度危险的10千伏高压变电箱,没有任何的隔离措施,就连唯一可以作证危险的安全警示牌也被贴在一个角落。请问,变电站的管理者真的尽到其该尽的安全警示义务了吗?

命在旦夕的电击男孩

西京医院烧伤与皮肤外科创伤组主治医师王耘川表示,豪豪主要是电击伤和电弧烧伤,电弧烧伤面积达到45%,属于特重度烧伤,送到医院时,颅骨已外露,左上肢也有部分骨外露。昨日本来要做颅内检查,但由于孩子呼吸困难,只好先做了气管切开术。现在孩子的左胳膊血管、肌肉和神经坏死,今天将进行肩关节离断,也就是截肢。王耘川表示,孩子目前仍然存在生命危险。如果孩子不出意外,正常治疗的费用大约30万元。

人身损害,到底应该如何赔偿?

根据侵权法的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造成残疾的,应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关于的电的危害,赔偿再多的钱,或许都难以让受害者找回曾经的自己。因此,除了不要对着电随便“小便”外,电力高等专科学校电力工程系副主任毕潇昳还表示,人在不停电的高压设备附近,即使不接触,也应该保持安全距离。普通人在10千伏(含)以下的设备前,安全距离不能低于0.7米;如果是有电力安全作业资格的工作人员,安全距离不能低于0.35米。“人站在高压设备前,是靠空气来绝缘的,如果距离太近,高压会击穿空气,电击人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