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工程建筑

两少年不堪父母责骂相约服下农药百草枯图

来源: 时间:2018-08-16 15:44:48

两少年不堪父母责骂相约服下农药百草枯(图)

哥哥陈京波

弟弟陈喜红

因不堪父母责骂,同时也想气一气父母,15岁的陈京波和11岁的弟弟陈喜红竟先后喝下了剧毒农药百草枯。昨日,在焦作市人民医院急救室里,陈喜红流泪告诉:“我真的很后悔!”目前,兄弟俩仍然处于病危状态。

不堪责骂,兄弟俩相约喝下剧毒农药

陈京波和陈喜红虽然是同父异母兄弟,但两人相处得非常好,在家总是形影不离。

1月9日下午,母亲张爱玲在街上让崩爆米花的做了一些大米糕,陈京波、陈喜红和6岁的小弟弟抢着吃,张爱玲一怒之下将大米糕藏了起来。傍晚,陈喜红向母亲讨要大米糕吃,被母亲拒绝了。张爱玲说:“这些大米糕是留给小三吃的,再说吃大米糕容易上火。”陈喜红不高兴地顶嘴说:“小三吃了就不怕上火?”

当天晚上,兄弟俩看电视一直看到12点多,母亲张爱玲就责备道:“你爹挣俩钱多不容易,你们就不能给家里省几个?!”陈京波气呼呼地回应:“你别管我们!”

10日早晨,父亲陈保国起来到邻村一家工厂去上班,看见两个儿子还在床上,便痛骂了他们一顿,然后才离家。

陈京波和陈喜红兄弟俩半晌起床,想想被父母责骂的事情,恼怒不已。哥哥首先说:“我要喝农药,我不想活了。”弟弟一贯对哥哥言听计从,立马同意。于是,哥哥掂起放在猪圈旁的一瓶百草枯咕咚咕咚就是两口,紧接着弟弟也喝了两口。

母亲张爱玲回忆说:“当天中午吃饭,兄弟俩吃一口吐一口,我没有在意,还以为他们着凉了。”就这样,两人错过了最佳救治时间。

待到发现,已错过最佳救治时间

11日早晨,兄弟俩已经难以起床了,不知情的父亲又将二人痛骂一顿,要他们赶快起来去上学。中午父亲回到家中,发现两个儿子还在床上,一怒之下就要教训两个儿子,这时候俩儿子才说了他们喝农药的事情。父亲一听此事,赶紧拉着两个儿子往乡卫生院。12日晚9时,两人被转入焦作市人民医院。焦作市人民医院急诊科大夫陈海宏告诉,百草枯属剧毒农药,成人常规剂型致死量5至15毫升,是急性中毒死亡率最高的除草剂,没有解药。

目前医院针对兄弟俩的治疗方案是:尽力保护两位小患者的胃肠黏膜,保护其肝肾功能,加快毒素排泄,减轻毒素对肺部的侵害。

巨额治疗费,贫困家庭雪上加霜

陈保国上有60多岁的父母,父亲多年偏瘫在床,下有3个儿子。家里的开支主要靠陈保国在邻村的一家工厂烧锅炉每月挣的五六百块钱。

陈保国的母亲哭着告诉:“老头子常年偏瘫,心脏也不好,到现在还没敢把两个孙子喝农药的事跟他说。”

倒是孩子的母亲张爱玲能沉住气,她认为孩子喝点农药很快就会好,因此直到现在,她一次也没有去医院看过他们。一名乡邻私下跟说:“就算大儿子不是亲生的,二儿子总是亲生的吧,现在都成这样了,她还跟没事一样。”

据医生估算,两个孩子算下来,治疗费最少也得七八万元。这对于陈保国这个家庭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陈保国当着的面哭了:“我去哪儿弄这么多的钱啊?”

弟弟坦言:“我真的很后悔啊!”

在急诊室看到,哥哥陈京波昏睡着,弟弟陈喜红半躺在病床上,经过医生同意,和他进行了简短交谈。

:“后悔吗?”

陈喜红的泪水一下子涌出了眼眶:“我真的很后悔啊!”

:“那为什么要喝呢?”

陈喜红:“一是两个人都不高兴,哥哥提议,我就同意了。再者我们喝了农药,爸爸妈妈一定很生气,就是想气气他俩。”

采访手记

以为,酿成今天的后果,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是父母和儿子交流不够。据了解,母亲张爱玲平时很少说话,她嫁到这个村已经10多年了,但很少跟乡邻来往。一邻居说,到如今她和张爱玲也没有说过几十句话,如果不是你主动问她,她是一句话都不会和你说的。

父亲的脾气又太过火爆,动不动就是对儿子痛加训斥,使得两个大一点的儿子感受不到家庭的温暖,才使他们生出厌世情绪。

造成今天的惨重后果,还有一个直接原因,那就是在农家小院里随处可见的农药。百草枯作为一种高效、便宜的农药,受到农民的欢迎。可是它的致命缺点就是一旦中毒没有解药。无论如何,不能让这些剧毒农药放在随手可取的地方,有关部门应加强对剧毒农药的监控。

据了解,目前,美国、瑞典、瑞士、德国等20多个国家,已禁止或限制“百草枯”的生产和使用范围。还有一些国家虽然仍在使用,但加强了监控,并仅限于机械喷洒,以减少人接触“百草枯”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