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医疗纠纷

湖南60天3官员非正常死亡地方政府被疑不

来源: 时间:2018-08-30 19:05:03

湖南60天3官员非正常死亡 地方政府被疑不作为

(周报1月13道)在2003年11月1日至12月30日不足60天的时间之内,湖南省接连发生了3起地方官员非正常死亡事件:

2003年11月1日,原长沙县委书记李振萼在参加商务活动时,意外殒命高尔夫球场;紧接着的12月20日上午,邵阳县建设局局长邓建生在邵阳市某建材市场与人发生摩擦时,猝死在市场宾馆前坪;此后的第9天晚上,郴州市政府副秘书长肖鹏金在郴州宾馆的套房中被人用钝器活活砸死。

无论是“李振萼意外事故案”,还是其后发生的“ 邓建生猝死案”和“肖鹏金宾馆被害案”,3位死者生前都只是一任地方官员,官职最高的也只不过是县委书记,但由“豪华场所”、“死亡原因不详”、“因公殉职”等字样简单勾勒出的3起普通案件,却无一例外地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甚至上升为舆论的全国性大讨论,这确实是案件之外的另一大非正常因素。

市政府官员宾馆被杀细节

2003年12月29日晚,郴州市政府副秘书长肖鹏金在郴州宾馆遇害。经多方求证,终于梳理出案件的大致经过。

当晚21时20分许,肖鹏金的两名老乡打找肖有事。中,肖说在郴州宾馆601房间等他们。大约过了20分钟,两名老乡再次拨打肖鹏金的,但无人接听。感到纳闷的老乡来到601房间门前,要服务员将房门打开。穿过房间的客厅进入卧室,眼前的情景将两名老乡和服务员吓呆了:肖鹏金已倒在血泊中气绝身亡。

两名老乡立即拨打110报警,闻讯赶来的酒店保安也迅即将现场封锁,等待警方派人来。

据了解,在肖鹏金遇害时,曾有人听到客房传出呼救声,听到呼救声的房客当晚住在宾馆的607房间。房客系来自湖北的一对老年夫妇,这对夫妇当时正在房间看电视,因为害怕而没有出来看是怎么回事,后来他们才获悉601房间发生了凶杀案。

根据警方此间透露的消息,肖鹏金的致命伤在后脑部,整个头部还有十余处创伤,但案发房间内并不显得凌乱。从现场情况分析,肖鹏金是被歹徒从身后袭击,用钝器猛敲头部致死的。凶手作案的工具不会是锤子,而可能是一种便于携带、隐藏、扁状的钝器。

警方同时发现,肖鹏金身上携带的3000余元现金分文未动,公文包也没有被翻过的迹象,从中可以推断歹徒不是劫财,估计是熟人作案。但歹徒异常狡猾,现场竟没有留下其作案的蛛丝马迹。令人不解的是,凶手为何能在短短几十分钟内作案,并从容出入宾馆而不被发现且逃离现场。

另经多方经实,肖鹏金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当晚22时许。据郴州市政府办公室介绍,2003年12月29日至31日,湖南省政府消防安全检查组来郴检查消防安全,作为分管城建、消防、规划等工作的副秘书长,肖鹏金全程陪同检查并汇报情况。

据悉,省检查组正好住在郴州宾馆贵宾楼。29日15时至17时,肖鹏金参加了省检查组的情况汇报会,18时30分陪同省检查组吃晚餐,20时至21时期间陪同省检查组对城区内的消防单位进行了现场检查,21时整送省检查组回宾馆,22时许肖被害于郴州宾馆迎宾楼的601房间内。

这一说明得到了郴州宾馆工作人员和肖鹏金家人的证实。据当晚在迎宾楼值班的工作人员介绍,当晚近22时,肖被发现死于601房间,迎宾楼很快被赶来的公安人员封锁。

另据肖鹏金的妻子介绍,因为家里冷,当晚她和大女儿曾到郴州宾馆601房间洗澡。肖为了给她送一张卡才于21时左右到了601房间,后在601房间等老乡来谈事情。

民间的种种猜疑

肖亡命宾馆的消息传开后,一时间引发了满城风雨。其中,肖鹏金究竟是死在豪华套间还是普通套房?这是各方猜测的一大焦点。

“肖鹏金的被害地点位于郴州宾馆迎宾楼601房间,那是一间普通套房,并非豪华套间。”1月5日,郴州市委宣传部一位姓刘的工作人员接受采访时如是解释。

位于郴州市人民路与国庆路交界处的郴州宾馆,由迎宾楼与贵宾楼两大部分组成。据旁边一名南杂店业主介绍说,2003年12月29日深夜,宾馆周围到处闪烁着警灯,大批警察封锁了现场,气氛相当紧张。

肖鹏金遇害的房间是郴州宾馆临街4栋的6楼601房间,而该房间就在6楼服务台对面,两者仅隔一处宽约1.5米的走廊。郴州宾馆客房部王经理向证实,当天晚上,是肖鹏金自己在郴州宾馆开的601房。而据知情人士透露,肖开房用的是自己的金卡,打了不少折扣,他是为了给自己的朋友提供住宿而开房的。房间由客厅和卧室两部分组成,不属于豪华套间。

作为一位正处级政府官员,而且在政府工作分工中又主管城建、公安、消防等工作,肖鹏金为何会被杀害在宾馆房间?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悲剧的发生?究竟是情杀还是他杀?这是公众猜测的另一大焦点。

根据对现场分析的结果,警方起初怀疑系情杀的可能性逐渐减小。肖鹏金的家人告诉,之所以有情杀的传言,是因为郴州宾馆的服务员在汇报情况时称,当晚曾看到两名女子进入601房间,而服务员所说的两名女子其实就是肖鹏金的妻子和大女儿,“肖鹏金夫妻感情很好,情杀根本不可能。”

对于肖鹏金的死因,另有猜测认为“与其主管的城建、消防等工作有关。”但肖鹏金家人称,肖在担任郴州市政府副秘书长期间,在“关闭小煤窑”、“出租车营运权证拍卖”等工作中,确实可能得罪了人,但“不至于恨到这种地步。”

据了解,1951年出生的肖鹏金,转业后一直在郴州市人民政府工作。他担任市政府副秘书长后,主管城建、公安、消防等部门的工作。

来自湖南省公安厅的消息显示,肖鹏金被害一案在当地引起了极大震动,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民警已于案发次日赶往郴州增援,一支由省、市、区3级警方组成的“12·29专案组已经成立。

据介绍,专案组对当天与肖鹏金有过接触的人进行了调查、摸排。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起初怀疑系情杀的可能性逐渐减小,案情一时陷入僵局。随后,专案组多次召开案情分析会,决定调整侦查方向、扩大侦查范围,从与肖鹏金主管的行业性质、亲朋好友及工作上的熟人等方面展开侦查。

此前一个半月内,湖南省还发生过两起震惊全国的地方官员非正常死亡事件。

“长沙县县委书记死在高尔夫球场”流传着两个不同版本。

版本一:李振萼在完成引资谈判返程时,座车翻入路边深谷而身受重伤,因公殉职。

版本二:李振萼乘坐的电瓶车不知何故快速开动,翻下高坡,李振萼当场受伤倒地,因伤势过重终告不治。

最后由长沙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袁观清向新华社通报调查情况,认定李振萼属“因公殉职”。

但与“李振萼意外事故案”不同,发生在2003年12月19日的“ 邓建生猝死案”,与紧随其后的“肖鹏金宾馆被害案”一样,至今悬念重重。

2003年12月20日,邵阳县建设局局长邓建生在发现小车被邵阳市某房地产公司负责人付某砸坏后,邓情绪激动地与付某发生激烈争吵。之后,邓建生一边打一边向砸车者走去。突然之间邓一头栽倒在地,不省人事。当地急救人员赶到现场,证实邓已当场死亡。

不过,邓的家属一口咬定,付某等人应对邓建生的死负责。事发后,邓的家属把邓的遗体搬到了付家,并将付某家砸得一片狼藉。付某全家均躲避在外。

辗转联系到了当事人付某。付坚持说他根本没有触及邓建生,“更不要说打他了。”付不肯与见面,他说如果被邓家人找到会被打死的,“先等公安部门对邓死因的调查结论出来后再说吧。”

尽管当地警方在案发后立即介入调查,但至今仍未就相关调查结果回应民众。

政府公关缺位被疑不作为

在采访过程中发现,就在这3起地方官员遭遇在职期间非正常死亡之后,当地各主流媒体都迅速对事件做了相关报道。然而,本应作为事件发布主体的相关政府部门却迟迟没有承担起其本身固有的公关职能,在事件的处理上缺乏及时、正确的公关意识,以至于3起普通的地方官员在职死亡事件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使政府信誉严重受损。

比如长沙县委书记李振萼命丧高尔夫球场之后,由于当地政府没有主动、及时协调并对外界公布这一事件的具体情况,所以外界、尤其是媒体在该事件的处理上口径失调,以至于关于李的死因出现了多种完全不同的说法。

虽然这些说法的主体都事出有因,然而正是因为有了这一怪象才造成了公众对李之死因的猜测;身处被动的官方最终给了公众一个明确的说法,但令人遗憾的是,由于这一说法是在李的遗体告别仪式上公开发布的,距首发报道已有好几天,现代传媒的速度已将事件推至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

如果说“李振萼意外事故案”最大的影响者是死者,那么“邵阳邓建生猝死案”却不经意间殃及到民众,甚至引发了重大的社会矛盾。

邓建生猝死后,当事人付家被破坏得一塌糊涂却得不到邵阳市相关部门的有效制止。这一行为已引起了付所在市场里众多住户和经营户的强烈不安。在对邓的死亡表示同情的同时,他们认为邓家亲属应该理智行事,应该回到法律的轨道之上。

“我找了几个亲属来帮忙看店。”该市场一名店铺老板说。尽管有很多警车停在他的店门口,但由于担心越来越多的人集结在市场里可能发生失控哄抢,他不得不出此下策。

而另一名市民则对说:“我们虽然同情这位局长的死,但人死不能复生,家属应当理智对待,不能用违法的行为来解决问题。我认为邵阳县委、县政府和市委、市政府应当迅速制止停尸闹事和毁坏财物的行为。听凭事情发展下去,我们对政府有意见。”

事实上,“肖鹏金宾馆被害案”也在犯着同样的错误。截至发稿时止,肖遇害已经过了一周,试图联系郴州市委宣传部以及负责该案调查的郴州市公安局,以求进一步了解该案的进展情况和肖被害的详细情况,但对方一听说是“肖案”之后,就马上以“不了解情况”为由婉言拒绝了的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