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刑事辩护

多家信托败走舒斯贝尔融资局黑洞隐现

来源: 时间:2018-11-25 17:03:39

多家信托“败走”舒斯贝尔 “融资局”黑洞隐现

如果最后一块抵押资产顺利拍出,那么中信信托与舒斯贝尔的“恩怨”或许可以画上句号了,但事情并非如想象那样简单,《第一财经》近日获悉,另有其他信托公司也将把与舒斯贝尔的债权纠纷推进到司法程序。此外,舒斯贝尔还身负民间借贷且面临难以偿还的风险。

最后的拍卖

山东齐鲁瑞丰拍卖有限公司近日发布公告显示,受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委托,定于2013年5月24日10时在济南市经十路9977号山东省法院司法拍卖厅举行拍卖会,标的为青岛市黄岛区珠江路南侧、建院路东侧土地使用权(住宅)约99.82亩。

这将是中信信托与舒斯贝尔债权风波中的第四次拍卖,首次拍卖是在今年的1月8日,不过这次拍卖以流拍而告终;第二次拍卖则在开始前被山东高院临时叫停;第三次拍卖在本月3日结束,拍卖结果为一号和三号标的以接近参考价的价格拍出,二号标的流拍。

成立于2010年8月的“中信-舒斯贝尔特定资产收益权投资集合信托计划”总规模为71000万元,信托期限2.5年,预期年化收益率为9%~13%。资金用于购买舒斯贝尔持有的“黄岛凤凰湾综合项目”和乾正置业持有的“即墨温泉住宅项目”的特定地块开发收益权。

该信托计划的抵押物主要包括三个项目的土地使用权,评估价值为127511万元。今年5月3日,一号和三号标的青岛市黄岛区长江东路南侧、滨海大道北侧土地使用权(商服)两宗共计约107.92亩、青岛即墨市温泉镇新兴街8号土地使用权(商业金融)约107.28亩已经拍出,中信信托获得了4亿元左右的资金。如果二号标的即上述拍卖公告所提及的地块使用权能够在5月24日顺利拍出,那么也标志着中信信托对舒斯贝尔抵押资产的处置工作结束。

“接力式”信托融资

事实上,为舒斯贝尔提供融资的不只有中信信托,还包括中航信托、新时代信托和昆仑信托,舒斯贝尔以分公司、项目公司和关联公司等为主体与这些公司合作。

乾正置业是舒斯贝尔的关联公司,其控股股东为青岛展冠,青岛展冠的法定代表人为齐千逸,有知情人士告诉本报,齐千逸亦是舒斯贝尔控制人齐晓香家族成员。

2010年10月,江南信托(现中航信托)发行“天启16号齐鲁证券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A类)”,募集规模为15000万元,期限13个月,资金用于向青岛展冠投资有限公司发放信托贷款,担保措施包括借款人以其合法持有的齐鲁证券有限公司股权5000万股提供质押担保等。该信托计划结束几天之后,新时代信托“接棒”,发行“慧金299号非上市公司股权收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募集规模12000万元,资金用于受让青岛展冠持有的5000万股齐鲁证券股权收益权,信托资金专项用于补充青岛展冠流动资金。这款信托计划到期后,青岛展冠再次将5000万股齐鲁证券股权交到了昆仑信托的手上,目前昆仑信托正在为客户手中5000万股齐鲁证券股权寻找买家,出售价格为1.75亿元,折合每股3.5元。

舒斯贝尔身陷“接力式”信托融资不限于此,2011年10月,中航信托成立“天启182号青岛高尔夫股权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规模3.5亿元,期限18个月,信托资金用于受让安都商贸合法所有的青岛高尔夫43%股权的收益权,该产品抵押物包括舒斯贝尔持有的即墨市华山镇882亩土地、青岛安都置业持有的30亩土地、BVI Shieldspeare Group Co.,Ltd持有的舒斯贝尔建设100%股权,以及安都商贸实际控制人齐凌湘、金明均签署的个人无限担保函。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这款信托计划在今年4月13日结束,中航信托有垫资兑付的嫌疑。

舒斯贝尔“融资局”

本报了解到,舒斯贝尔还背负着巨额民间借贷,青岛某双语学校实际控制人曾为舒斯贝尔提供近1亿元资金,这笔高利贷也面临难以收回的风险。

此外,舒斯贝尔在山东高院涉及多起官司,包括拖欠农民工工资6000万~8000万元、与北京华联0.96亿元款项纠纷等。

PE方面,桃花源基金2011年8月5日向舒斯贝尔项目日照西班牙公馆项目投资5000万元,舒斯贝尔借助银行贷款使得基金得以兑付。

北京一位信托公司人士用信托公司“败走”舒斯贝尔来形容上述一系列事件,他告诉本报,舒斯贝尔背后存在如此复杂的融资关系并涉及多起官司,不得不说信托公司尽职调查存在一定失误,房地产行业近年来受到调控的重创,尤其是大多数中小房企均面临着资金链紧绷的问题,深陷民间借贷、资金挪用的开发商并不在少数,信托公司在与开发商开展业务之前,应慎之又慎,充分做好尽职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