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交通事故

花季女大学生惨遭奸杀裸体暴尸不成人形

来源: 时间:2018-09-29 18:15:45

花季女大学生惨遭奸杀 裸体暴尸不成人形

“女大学生被杀”的消息被疯狂地传播。

“听说死得很惨。”“还有几个被杀的女孩。” ……

谣言在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县城越传越离奇。

这是滨州2010年破获的第一起人命案子,其行动之迅速,意义之重大,被有关方面定义为:滨州2010刑事第一案。

邵光霞被梁全新连拉带拖弄进了路边房中,梁向邵提出非份之想,遭到了邵光霞坚决的拒绝。梁全新就用双手使劲掐邵光霞的脖子,直至把她掐晕,并随后对昏迷中的邵实施了强奸。

花季女大学生是如何被杀的?那个黑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新房中的裸体女尸

“吓死我了!”白佃泉气喘吁吁,半天没回过神来。“怎么了?到底怎么了?”村支书问声不止。“死了,一个年轻的女的死了,死在我的新房里……”

1月13日8:30许,零下15度,白佃泉发现女尸,地点:滨州市惠民县石庙镇白家村西北白佃泉还没有盖完的新房中。“我得把新房拆了,这房子以后可不敢住人了,那闺女死得好惨。”

对于出事的新房,白佃泉也是后悔得要死,原本应该在入冬前就盖好的屋子,因为缺钱而一拖而拖。砌起墙、加了顶,只差门窗和找平,“其实,再用不了多少钱就弄好了,如果上了门窗加把锁,说不准就不会出这种事,都怪我。”

拆屋,对白佃泉而言也是个不小的打击。

白佃泉说,为筹盖这栋新房,他不但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甚至还欠了几万元钱的外债,但相比新房内的那起人命案,眼前这个思想相对陈旧的村庄的每一个人都坚持一个观点,“这房子要拆,因为太不吉利了。”

14日,在的采访中,提到“女孩被杀”的事情,很多村民仍把恐惧表现在脸上,对这个不足300户人家的村庄而言,发生在前一天的一幕,让人无法迅速抹掉记忆。

一具下身衣服被脱掉、头部被砸得血肉模糊的女尸,令人惨不忍睹的现场,一起震惊整个县城的命案。

这是惠民县2010年第一起人命案子。

同时,“女大学生被杀”的消息被疯狂地传播。“听说死得很惨。”“听说是一个专门强奸杀人的团伙。”“还有几个被杀的女孩。” ……

谣言在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县城越传越离奇。

压力一下集中在惠民警方的肩上。“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个案子破了,临近年关,维护社会稳定是第一要务。”惠民县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孙副局长对参战的专案组民警说,“老百姓的眼睛都在盯着,早一分钟破 案就是让社会早一分安宁。”

一名放假回家的女大学生

半年前,女孩邵光霞的名字因为来自省城济南的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而在瓜子刘村家喻户晓。山东政法学院,女孩学的还是刑侦专业,她从小的梦想就是做一名警察,以后专抓坏人。

死者是当地一名放假返乡的女大学生,名字叫邵光霞,是济南一所大学大一的学生。

1月14日中午,石庙镇瓜子刘村,这里是被害女大学生的家。“孩子是遭抢劫、强奸,又被杀害的。”这一消息让这里的所有人为之震怒,许多村民甚至出离了愤怒,他们决定要集体到县里上访,要求立即枪毙凶手。“孩子很优秀,刚刚20岁,花一样的年龄,真是让人痛心啊。”

半年前,女孩邵光霞的名字因为来自省城济南的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而在瓜子刘村家喻户晓。山东政法学院,女孩学的还是刑侦专业,她从小的梦想就是做一名警察,以后专抓坏人。

曾经的美好愿望,随着这个年轻生命的陨落而消逝,此事对邵光霞年迈的父母而言已非痛心疾首,突失爱女,两名老人的精神已经彻底崩溃了。

这是一个十分贫困的四口之家,除了父母,邵光霞还有一个姐姐。妹妹惨遭奸杀的消息,让眼前这个稍长几岁的姐姐哭干了眼泪,“为什么出事的是俺妹妹,俺妹妹刚刚考上大学,她是我们全家人的希望啊。”

对于女儿的情况,邵春和与妻子只是不停地哭泣,对于一直生活在农村的这对庄稼夫妇而言,他们想不出自己与谁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会让对方对女儿下此毒手。

邵春和是在1月13日上午,被公安机关通知前去对女儿尸体进行辨认的,“孩子死得好惨,头上被砸得血肉模糊,都看不出人样了,身上的衣服也被撕烂了,那人简直就是畜牲啊!”

邵春和说,女儿是在1月10日上午离开家的,说是去县城上,当天晚上很晚都没有回家,他便一直拨打女儿随身携带的,“那会大概是23:30左右,孩子的关机了,她非常爱上,像着了迷一样。”

因为女儿平日里喜欢上,邵春和便误以为女儿是在县城吧上通宵了,而身为父亲的他并不知道,此时,自己的女儿正在歹徒的手中挣扎,奄奄一息。

1月14日,几乎在展开采访的同时,这起轰动整个县城的案件告破,惠民警方用了不到24个小时。

这是滨州2010年破获的第一起人命案子,其行动之迅速,意义之重大,被有关方面定义为:滨州2010刑事第一案。

花季女大学生是如何被杀的?那个黑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案发前的六里路

1月10日上午,邵光霞离开家后,去了县城的吧。“见过,一玩上游戏就不大爱说话了。”1月14日在惠民县城几个吧的采访中,虽然多人称对邵光霞没有印象,但是一名曾经和她打过游戏的女孩说,“她经常跳劲舞团,偶尔也在上‘偷菜’。”

当天23:00许,邵光霞把身上的钱花光了,走出了吧,她要回家,离县城20多里路的家,因为身上没钱了她决定步行回去。

就在邵光霞离开吧向自己家的方向行走的时候,39岁的梁全新,喝了一斤左右的高度白酒后,也晃晃悠悠走向了通往县城的道路。

梁全新家住惠民县石庙镇梁家村,孩子住校,妻子在外地打工,一人在家的梁全新酒后决定“出去走走”。

原本陌生的邵光霞和梁全新,人生第一次有了交集。

百无聊赖走在路上的梁全新,突然发现在自己的前方有个女的也在步行,速度并不快,他跟着走了一段发现对方确实是单身。

借着酒劲梁全新跟了上去,主动找话与邵光霞搭讪,但邵并没理他,仍然走自己的路。梁全新借着夜色和酒劲一直跟着邵光霞。而此时的邵光霞还完全沉浸在络游戏中,跳舞、偷菜、打怪、升级……几乎还没有踏上社会的邵光霞并不知道,此时危险在一步步向她靠近,眼前这个猥亵的男子像游戏中的怪兽般已经对她张开了血盆大口。

因为说是同路,邵光霞对梁全新的搭讪偶尔也会回上一句。

两人就在零下十多度的寒夜中前行,一个想着游戏,一个在寻找下手的机会。

五六里路,这是梁全新跟随邵光霞的距离,也是梁全新在路边寻找下手地方的距离。白佃泉的新房成为这段路程的终点。

房子没盖好,也没有人,深更半夜很隐秘,梁全新认为这是个好地方,跟了邵光霞这么远的路程已经让梁全新心潮澎湃。

梁全新把邵光霞连拉带拖弄进了路边房中,并向邵提出非份之想,遭到了邵光霞坚决拒绝。梁全新就用双手使劲掐邵光霞的脖子,直至把她掐晕,并随后对昏迷中的邵实施了强奸。

强奸后,邵光霞醒了,梁全新害怕事情败露,他操起一块砖头向邵光霞的头上猛砸,直到把她砸死,然后梁全新搜出了邵光霞身上的,仓皇而逃。

死前迷上了络

“没课的时候她就会去泡吧,主要是在上聊天和玩游戏,络对她而言太新奇了。她每天甚至可以不吃饭,用省下来的饭钱到吧上。”

1月15日上午,在邵光霞生前就读的大学进行采访。

听说这名来自农村的女孩突然被害的消息,邵光霞的老师和同学们也是倍感痛心。“她人很好,只是有点孤僻,在学校的这段时间,总是喜欢独来独往,不愿意与同学们一起玩。”一名女生告诉,因为在学校几乎没有朋友,几个月前,邵光霞迷上了络。“没课的时候她就会去泡吧,主要是在上聊天和玩游戏,络对她而言太新奇了。”这名女生还向透露,放假前的一个多月,邵光霞对上已经达到了痴迷的程度,“她每天甚至可以不吃饭,用省下来的饭钱到吧上。”

该校一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还告诉,不久前,学校方面已经知道了邵光霞痴迷络、且经常利用夜间离校外出上的事。“学校也多次就此事与邵光霞的父母取得联系,但因为孩子的父母都身处农村,对于上成瘾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也并不十分清楚。”这名老师说,寒假前,因为邵光霞对于络的痴迷已经到了一种无法自拔的地步,学校便决定让她提前回家,也是希望能通过远离学校附近的吧,使其尽快静下心来。

据这名老师介绍,在目前的大学生校园内,有许多像邵光霞这样的学生,“在此之前,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此前并没有条件接触络,进入大学后,络很快让他们痴迷,许多孩子甚至忘了学习,一头扎进了吧,难以自拔。”

花季少女被杀,人们在赞扬惠民警方破案迅速,强有力地维护了当地的社会安定、让谣言及时停止的同时,很多人也在思考,邵光霞被杀看上去是一个偶然事件,但这个偶然事件背后的事情让人深思:瘾需要全社会来关注,以生命的代价换来思考已经不是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