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移民留学

诈病出逃未遂戒毒所里办婚礼

来源: 时间:2019-01-30 22:57:04

诈病出逃未遂,戒毒所里办婚礼

□晚报 陆慧报道

与女友婷婷原定“十一”结婚的计划泡了汤。 2012年7月5日,正在“溜冰”的小颜,被龙华派出所民警逮个正着,第四次踏进戒毒所大门。

昨天,上海市公安局强制戒毒所向媒体开放。采访中,了解到,该所成立18年来,共收戒近10万人次的戒毒人员。

“浪子”收戒十二天后“发疯”

“小颜疯了! ”伴随一声惊呼,上海市公安局强制戒毒所管教龚明其暗道不好,急步跑出办公室直奔病室。

只见一个高挑瘦削的学员,正在病室里手舞足蹈,一会儿扭秧歌,一会儿跳骑马舞,一会儿弯弓射大雕,一会儿又学起了奥特曼,口中还咕哝着谁也听不懂的话。见到龚明其,他惊恐地把头钻到床底下,死死抓住床架,生怕被人拉走……

发病这一天,是7月16日,小颜被送进上海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后的第十二天。龚明其是戒毒所五中队的队长,一个干了20多年的老警察,这次连他也有些吃不准了,小颜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啊?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他总觉得此事有点儿蹊跷。

小颜1961年出生,上海本地人,早年下海经商,捞到“第一桶金”,不料却抽了朋友递来的“特制香烟”,从此上瘾欲罢不能。直到有一天,他需要掏出大把大把的银子去买货时,才发现已经被海洛因深深套牢。此后,他的人生写满劣迹,因赌博被法院判处两年有期徒刑,三次前往戒毒所“报到”。不仅吸食海洛因,还同时溜起了“冰”,原本殷实的家境很快被他败光,随之而来的是妻离子散……

白天癫狂半夜默默抽泣

几乎同时,小颜姑姑也发作了,跑到派出所大吵大闹;小颜女友婷婷也多次跑到戒毒所受理窗口吵闹,要求尽快放人。更让人吃惊的是,两人还出示了一张《残疾人证》,上面白纸黑字,注明小颜为精神残疾人,精神残疾等级为一级。

龚明其一眼断定,证是真的。按常理,想太平点的话,赶紧放人吧,不用惹祸上身,也不用冒被人投诉、甚至追究的风险。不过,这可不太符合龚明其的做派。他喜欢钉是钉铆是铆,不枉不纵,不愿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也不想冤枉任何一个好人。要知道,放脱一个没有脱瘾的吸毒人员,就如同往社会上扔了一颗定时炸弹。

小颜的疯狂继续升级,逢人便讲自己有精神病,还掐脖子威胁他人。闹腾一番后,突然一下子瘫倒在地,四肢抽搐,口吐白沫,见到过来急救的医生护士,他有气无力地哀求道:“快把我绑在铁床上,捆住我。 ”

白天小颜癫狂乖张,但一天夜里,他居然爬起来望着窗外的月亮发呆,甚至还默默抽泣。这个细节被监管民警看在眼里。

管教民警顶住压力“识骗”

收戒小颜后,管教民警龚明其、沈前曾和他多次谈心。龚明其总觉得小颜心里有个至关重要的 “她”,不是前妻,也不是女儿?龚明其也不知道是谁,他只感觉这个人是小颜最在意的人,是他的心结所在。也许,找到这个人,就能解开小颜的心结。

当时,队里对小颜是否有精神病有两种意见,有认为小颜是真疯的,也有人认为他是装病的,每个人都能找到大把的理由支持自己。龚明其倾向于后者,虽然小颜举止怪异,但他总觉得这个精神病是装出来的,因为小颜的目的性非常明确,就是为了早点出所,逃脱为期两年的强制戒毒惩罚。而且,为什么刚入所时不发作,偏偏在得知自己的处罚决定后才发作,这也太巧了吧?

中队还特地请来安康医院的精神科专家为小颜会诊,专家认为,不排除有装病的可能。

专家的结论为龚明其增强了信心。在一次次的谈话中,龚明其终于摸清了小颜日思夜想的、割舍不下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女友婷婷。小颜之所以装疯卖傻,就是想早点出所和婷婷完婚,挽救自己濒临破碎的爱情。

“解铃人”配合民警心理疏导

“如果想为了早点出去而装疯卖傻,肯定是行不通的。要想早点见到自己心爱的人,关键要靠自己的现实表现……”龚明其和沈前的一番话直击要害。

婷婷是小颜的女友,爱情发芽于2003年。在小颜最无助时,婷婷出现了,她没有像别人那样嫌弃他,而是耐心地鼓励他。婷婷时常叮嘱小颜,再碰毒品就分手。小颜咬牙坚持了几年,眼看生活逐渐步入正轨,两人开始谈婚论嫁,小颜也从内心里放松了警惕。就在婚礼前三个月,小颜再一次阴差阳错地被毒魔给征服了……

当婷婷听说小颜的过往毒史后,铁了心要分手。民警劝她,两个人走到这一步不容易,小颜需要的不仅是身体上的戒毒,更需要心灵上的救赎。此后,婷婷开始配合起民警工作,每一次会面不忘劝告小颜,时时敲打,鼓励他积极进步。

两人原本脆弱、即将崩溃的爱情,在民警的参与下渐渐修复。小颜在监所里的表现开始改观,不仅“精神病”再没有发作过,也开始关心起病室里的环境。

出席母亲葬礼后交代实情

转眼到了2013年春节,噩耗传来,母亲因病去世。龚明其心里有点犹豫,要不要让小颜去参加葬礼?刚从歇斯底里状态中走出来的他,能保证不出意外吗?戒毒所领导最终同意了,要求保证绝对安全。于是,管教科科长霍仲霭和一帮同事便忙活开了,准备相关申请,与派出所和医院联系,去殡仪馆实地查看,制定出行方案,一切都得细之又细,不能出丝毫差错……

出殡当天上午,龚明其找来小颜告知实情,他崩溃了,恶狠狠地抽着自己的耳光。在众人劝说下,小颜心情稍微平复,安静地戴着手铐上了车。下车前,民警解开了小颜的手铐,为他换上家人送来的黑色休闲西装,小颜向龚明其投过一个感激的眼神。下车后,他步履沉重地走向母亲的灵柩,心里如同打翻五味瓶一般,想起了自己染上毒瘾后妈妈的哭喊和那种恨铁不成钢的绝望。

母亲慈祥而安静地躺在鲜花丛中。妹妹轻声告诉他,妈妈听说他又复吸被抓,气得吐血住进医院,从此病情日益恶化,终至不治。老人不愿让儿子知道,希望他能好好改过。

七尺男儿重重地跪倒在灵柩前,狠狠地在地上磕着响头,直到把额头磕出了血。追思会上,懂事的女儿在家属致辞时说:“爸爸在人生中遭遇了一些挫折,但请奶奶放心,他一定会振作起来,照料好全家的。 ”

回戒毒所的路上,小颜欲言又止,想了许久,方才对龚明其说:“我老实交代,我没有精神病。那张证明是有一次我‘溜冰’后,出现了幻觉、幻视、幻听,还有一些神经中毒的反应,很像精神分裂。姑姑吓得半死,把我送到医院就诊,那个年轻医生误诊为精神病,后来我用那张证明搞了个残疾证。 ”

戒毒所里响起婚礼进行曲

今年2月底,小颜和婷婷经慎重考虑,向戒毒所递交了结婚申请。由于新郎身份特殊,民警为其奔前跑后,代办了不少琐事,补齐了许多材料。结婚当天,戒毒所派出专人、专车陪两人去婚姻登记处登记。

上海市公安局戒毒所五中队活动室里,响起了熟悉的《婚礼进行曲》。没有鲜花红毯,没有香槟美酒,在家属、民警、医护人员的见证下,婷婷和小颜步入了这场特殊的婚礼。

母亲的去世,对小颜而言,如同一次心灵洗礼。他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变得积极、开朗起来。同病室一个外地学员进来后,闹起了绝食,他过去一番现身说法,人家立马服服帖帖的。还有一个吸毒人员号称“浦东第一瘫”,当初是六个人合力把他抬进所的,进所后还一直在装瘫子,他用自己的经历教育他,马上这个瘫子就神奇地站了起来。还有其他装疯卖傻“诈病”的,他过去三言两语一说,个个都不疯不傻了,他的亲身经历就是最好的“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