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移民留学

农妇讨污染赔偿命丧油井区儿子要说法被拘留

来源: 时间:2018-10-26 18:35:56

农妇讨污染赔偿命丧油井区 儿子要说法被拘留

白三娃(右)蹲在事发现场讲述嫂子死亡时的情况 本报 王卫平 摄

华商-华商报延安讯(王卫平)因油井打油污染了自己的庄稼,7月21日,农妇石海花去讨要污染赔偿费时,身受重伤当场死亡。8月4日,她今年刚刚考上大学的大儿子为母讨说法时被拘留。截至昨晚,尸体还安放在死亡现场。

“嫂子进去半小时后死了”

子长县安定镇周家圪台村白家坪组村民石海花今年40岁,7月21日,目睹她走进瓦窑堡采油厂油井区的亲人,只有弟弟白三娃。

白三娃一直用农用三轮车给油井区送材料,当日,他到油井区结算之前所拖欠的账款。“我和油井区管水的张师正在聊天,就看见我嫂子远远地从山下爬上来,她说‘你看油井区把咱的洋芋地污染成啥了,我来要污染费’,说完她就进了油井区。”“不一会儿,就听见里面人跑来跑去大声争吵。我想,这是井队上的事,就没过去。又过了一阵子,我忽然听见‘轰隆’一声,井区腾起一股灰尘。一个人跑来说,‘三娃、三娃,你嫂子出事了’,我进去一看,嫂子躺在地上,满脸是血。才过了半小时,人咋就没了呢?”白三娃至今仍不愿相信这是真的。

家属不相信她是被砸死的

石海花死亡后,丈夫白云利从外地赶回来,他仔细察看了妻子的伤势:“右眼受伤非常严重,下巴上有个伤很深。腿骨好几处骨折,背部没有伤。”白三娃还在现场看到,嫂子带来的锄头上面有血手印。

8月5日下午,瓦窑堡采油厂党委书记贾文生说:“这个事我知道。当事的油井队是我们雇的,此事与我们企业没关系。据我们了解,石海花死时在场的人很多,她是被一辆大卡车撞下的楼板砸死的,不是被打死的。因为这个案子是刑事案件,具体情况应以警方调查结果为准。”据白三娃讲,事发后自己曾向一名熟悉的工人打听嫂子到底怎么了,但那人说“你还是别问了,我不敢说”。白三娃立即打给村干部,等村民们围上来时工人们早就跑光了。昨日,曾试图联系其中部分人,但没能找到。

在现场看到,石海花的遗体仍在她死去的院子里。一辆牌照为陕D13556的卡车停在此,旁边平房上的一块楼板掉在院子里,卡车车窗玻璃破碎。

“采油厂的人说是这辆卡车上的钻杆把楼板撞下来,把人(石海花)砸死了,我根本不相信!”白云利说。

白云利这样说的理由是,死者身上的伤没有一处能看出来是楼板砸伤的。此外,这辆卡车的左边是山,右边是钻井设备,后面被堵死,前面几米远就是平房,“它没有加速距离,怎么可能把房顶上的楼板撞下来一块,而且刚好能砸死石海花,其他人却安然无恙?”

准大学生为母讨说法被拘留

石海花家属报警后,子长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出警。家属们说:“听警察说已把肇事司机拘留了。”但石海花家的亲属们认为,“人可能是被打死的,车撞楼板仅仅是伪造的现场”,于是他们先后把此疑惑反映到子长县政府、县公安局,“可是有关方面一直没有给家属一个明确的答复,也没人谈民事赔偿问题,死者至今未能入土为安”。8月3日,石海花今年刚考上大学的大儿子白迎春带着16岁的弟弟白迎涛、8岁的妹妹白锦涛,穿戴孝服、手捧母亲遗像去县政府讨说法未果。

8月4日,白迎春被行政拘留7天。其家人说警方至今未告知被拘原因。昨日曾试图就司机被拘及石海花死亡的原因等内容采访子长县公安局遭到拒绝。